第三卷 第三十九章

分类:文学小说|作者:姚雪垠|发布时间:2015-03-10 19:26:27|

  李自成命各营大军向开封周围开拔,另派一支人马由田见秀率领,直向西去,路过中牟,攻占郑州、荣阳、新郑、长葛诸县,断绝开封的西路接济,同时为闯、曹大军征集粮草。李自成和罗汝才两人和他们的老营,在各营大军出发一天以后,才从陈留城郊拔营西去。他们预先商定,两家老营将驻扎在开封城西大约二十里远的阎李寨,但两家老营出发较晚,距离朱仙镇不远就黄昏了。李自成和罗汝才因天气闷热,决定两家老营停在朱仙镇寨外打尖,休息,明日五鼓趁天气凉爽,继续赶路,而大批运送粮食和各种军资的骡马驮运队、牛车和小车,早动身半日,在数千精锐的步、骑兵的保护下走在前边,已经过朱仙镇向西北转去,黄昏时在杏花营附近停下。
  老营刚在朱仙镇附近停下休息,罗汝才的部下有人得到一个不曾证实的消息,赶快禀报曹操知道:小袁营从杞县逃走了。曹操起初吃了一惊,但随即又觉得未必可信。袁时中同李自成并不一心,这一点他同吉珪早就心中明白,但袁时中叛变得这样快,确实出他们的意料之外。连足智多谋的吉珪,也认为袁时中逃走的消息不大可信,低声说:
  “小袁营三万大军,突然全营逃走,事先不漏一点风声,真是奇怪!我看,这个荒信儿很不可靠,要严禁在我们营中乱传闲话。”
  曹操沉吟片刻,说道:“原来我们两个私下说,闯王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听了老宋的主意,将好端端一双姻缘拆散,硬将慧梅嫁给袁时中,说不定会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吃不完的后悔药。你在营中等候新消息,我现在就去自成那里看看。”
  吉珪说:“倘若闯王还没有得到禀报,请你千万不要打听,免得落个事前知道的嫌疑。”
  曹操笑一笑说:“我不比别人缺少一个心眼儿。”
  在李自成的老营中,刚刚有人风闻小袁营从杞县逃走的事,但是没有人信以为真,所以不曾禀告闯王知道。这消息只传到中军吴汝义的耳朵里就止了。他想,袁时中最近深得闯王爱重,与慧梅也夫妻恩爱,没有道理会忽然叛变。老府与小袁营将士之间在商丘时虽有些闲言碎语,不够融洽,可是近日袁时中十分忠心,刻印了几千小唱本,通令全营将士背诵,那些小小的芥蒂已经全然冰消。现在忽然传言袁时中率领他的全营逃走,岂不荒唐?难道慧梅能够答应么?他疑心这谣言来自曹营,立刻暗中传令不许在老营中再谈此事,同时他也不急于禀报闯王,只派人往杞县探听究竟。闯王昨日通宵会议军事,未曾合眼,今日又忙于处理许多公事,然后行军到此,实在疲困,吃过晚饭就早早休息。
  当罗汝才来到时候,李自成果然睡了。吴汝义听说大将军来到,赶快出迎。汝才知道自成刚刚睡下,不让汝义惊动,只向汝义问道:
  “子宜,有什么新的军情没有?”
  吴汝义说:“没有新的军情,大将军。”
  汝才又问:“我们两个老营明日一早继续往阎李寨去?”
  “是的,曹帅。大元帅没有新的吩咐,自然仍按原计而行。曹帅来见大元帅有没有紧急事儿?要我去叫醒他么?”
  “不用叫醒闯王。既然开封方面没有新的情况,自然要依原计而行。”罗汝才故意提到开封方面,避免以后吴汝义会疑心他事先就知道袁时中从杞县逃走。
  吴汝义果然生了疑心,问道:“曹帅可听到了什么消息?”
  罗汝才笑一笑,随口遮掩说:“我想,开封城中的那班文武大员都知道我们是来围困开封,也会猜到我们必先动手抢收四郊麦子。他们的上策是出动两三万官军练勇,在城外立寨,一则使我军不能在郊外自由割麦,二则保护城中丁壮出城来抢割麦子。所以我想着放心不下,特意亲自来见大元帅,问问有没有新的情况。倘若城中出兵在近郊扎营,我们今夜就可以出其不意,派人前去劫营。没有就省事儿,我也回帐中睡觉啦。他娘的,开封的文武大员们尽是草包!”
  送罗汝才出了营门,看着他同亲兵们上马去后,吴汝义回到自己帐中,赶快睡下,以便明日不到五鼓起身。
  约摸半夜时候,吴汝义被值夜的亲兵叫醒,看见烛光中站着李岩,脸色严重。这是从来没有的事情,他不禁大为诧异,一跃而起,赶快问道:
  “林泉,有何紧急事儿?”
  李岩凑近他的耳朵小声说了两三句话,没有让旁边的亲兵听见。吴汝义大惊失色,说道:
  “你等一等,我赶快去叫醒闯王。”
  “是得赶快叫醒闯王,立即决定办法。”
  如今局面大了,在行辕宿营地方,总是专设一个较大的军帐,作为李自成和他的文武要员们议事地方,有时他于议事后在这里看书,办公,留宿。今晚只有简短的会议,然后李自成处理了一些公事,便去后边高夫人的帐中休息。高夫人的寝帐外边,夜间轮流有一个女兵和一个中年仆妇值班。近一年多来已经不再怕会有官军来偷营劫寨,派女兵夜间值班是为着随时呼唤传达有人。如今高夫人的身边除有一大群女兵之外,还添了十来个专管粗使的中年仆妇,多系从老营亲军的妻子中挑选的,行军时都有马骑。每逢闯王宿在高夫人的帐中,夜间值班就多增加一个年纪稍大的仆妇,为的是一旦有事,进入帐中方便。吴汝义匆匆地来到高夫人的寝帐门外,命值班的女兵和仆妇火速将大元帅唤醒,说他有紧急禀报。那仆妇同旁边的女兵交换一个眼色,不敢怠慢,转身走进帐中,将闯王唤醒。
  李自成不论多么疲倦,夜间睡觉总是十分机警,有事叫他,照例一叫便醒,猛睁双眼,忽地坐起,从不睡眼矇眬迟疑贪枕。现在他不知发生了什么急事,赶快披上衣服,趿着鞋走出帐外。高夫人被他惊醒,赶快从枕上抬起头来,侧耳谛听。
  吴汝义挥手使女兵和仆妇退后,凑近李自成的耳朵禀报了小袁营从杞县逃走的事。自成的脸色一变,愤怒地小声说:“他妈的,竟有此事?……毫无良心!”
  吴汝义说:“是的,他竟然做出此事。”
  片刻沉默。高夫人知道出了意外大事,但不知是什么事儿,心中暗暗惊诧,赶快穿衣起来,点着蜡烛。
  闯王向吴汝义吩咐说:“请林泉到大帐中等候。你赶快派人将牛先生、宋军师叫醒,请他们速来议事。还有,捷轩和一功也来。你派人飞马到补之营中,请他速来,速来!”
  吴汝义说:“是,我立刻派人分头去请。还有,一更过后,大将军来了一趟,想要见你,因你已经休息,他便走了,似乎有点奇怪。”
  自成机警地想道:难道他也知道了风声么?随即向吴汝义问道:“你为什么不禀我知道,让我见他?”
  “我看你今日十分疲倦,他又无重要事,所以……”
  李自成截住说:“你火速亲自去曹营,请大将军前来议事!”吴汝义走后,李自成回到寝帐,赶快穿好衣服,高夫人一边帮他扣衣扣,一边小声问道:
  “到底出了什么事儿?有人叛变么?”李自成简单地告诉她,袁时中已经叛变,率领小袁营全部三万人马从杞县逃走了。说毕,大踏步向外走去。高夫人蓦然一惊,几乎站立不稳,喉头感到壅塞,追在他的背后问道:
  “慧梅还活着么?”
  当闯、曹大军从商丘向开封进兵时候,李岩的一支人马奉命在杞县和陈留之间停留三日,负责征集粮草。按照当时社会习气,他应该趁机会回李家寨扫墓,与族人亲戚见面。牛金星和来献策都是通达人情世故的人,建议李自成让李岩回家乡看看。闯王欣然同意,并亲自将此意告诉了李岩兄弟。李岩的手下将士也有很多人想回家看看的,要求李岩听闯王的话回李家寨扫墓。但李岩另有一种心思,不肯回李家寨去。他虽然已经起义一年半,深受闯王礼遇,与朱家朝廷恩断义绝,但是他竟然在心灵的深处摆脱不掉痛苦思想,总认为自己是父母的“不肖子”,愧对祖宗。他不肯回李家寨,也不让李作代他回去,只着旧日管家范德臣同二十名骑兵回去,选择一个日子,将汤夫人的棺材从祠堂移出,暂丘①在祖茔旁边。当小袁营叛逃时候,范德臣和这二十名骑兵刚把事情办完,还没有离开李家寨。小袁营的人马急于赶路,没有进李家寨,经过圉镇时稍事停留,打了尖以后继续南奔,扬言是奉闯王命去截杀从豫南来救省城的官军。范德臣等看出这事大有蹊跷,就赶快回来,在朱仙镇附近找到李公子兄弟扎的营盘,告诉李岩知道。李岩知道虽有官军从豫南北来之说,但尚不知何时从豫南北来,闯王没有命袁时中去截杀官军,断定必是叛变,所以亲自连夜来禀报元帅。

  ①丘——棺材不正式埋葬,暂时浮埋或停放一个地方,书面语叫做“暂厝”。在河南口语中,浮埋叫做丘。

  李岩向李自成刚刚谈过了范德臣带回的消息,邵时信派来报信的亲兵也到了。这个人化装成小贩模样,赶到朱仙镇一带,但因人马众多,好不容易才找到大元帅暂时驻地。他撕破夹祆的一角,取出邵时信匆忙中写的字条,双手呈给闯王,上边写道:
  小袁营云奉闯王之命,往南堵御官军,匆忙拔营谨此叩禀。
  李自成熟悉邵时信的笔迹,也看见过邵时信的这个亲兵,虽然字条上没有署名,他却知道是时信的亲笔。他又问了些小袁营拔营时的情况,便命这个人下去休息。李自成气得脸色铁青,默默不语,在大帐中走来走去。李岩坐在帐中,也不说话,等候牛、宋和刘宗敏等来到。
  高夫人自从破了洛阳以后,竭力避免干预军中大事。这也是李自成的意见。他认为自己迟早要夺取江山,决不使前朝常有的后宫干政之弊再出现于他所创建的新朝。可是今夜是处理袁时中叛变的事,关系着慧梅的死活,她不能不来到大帐,希望商议结果既能够严厉惩办袁时中,也能够救回慧梅。李自成望望她,很懂得她的心清,用眼色示意她在一只行军携带的小马扎上坐下。
  牛、宋、刘宗敏和高一功很快来到,随即罗汝才也到了。汝才因与手下人掷色子,尚未睡觉,一听吴汝义说大元帅请他紧急议事,他便。心中明白,命亲兵们立即备马,飞驰而来。在亲兵备马时候,吴汝义将袁时中带着小袁营全部人马从杞县叛逃的消息告诉了他,他佯装毫无所闻,心中感觉可笑,恨恨地说:
  “哼,竟然会有此事!”
  大家都到了,只有李过驻地较远,尚未赶到。李自成自从崇祯十三年十月间进人河南以来,事业和威望一直如旭日东升。中州百姓都将他当成救星,编为歌谣,到处传唱。他自己和左右文武都认为他是“天生圣人”,几年内必坐江山。因为有这种环境气氛和大大不同于往日在艰难困苦中的心理状态,所以他在一时间很容易受了袁时中的欺哄,根本没料到袁时中会突然叛变,率全营人马逃走。他如今不仅十分气忿,而且为损伤了自己的威望而深感痛苦和愧悔。当大家纷纷议论如何派兵追剿袁时中时,只有李自成和高夫人一言不发。李自成巴不得立刻将袁时中和刘玉尺等人捉到,斩首示众,以泄心头之恨,并且为背叛者戒。然而他这个平日多谋善断的人,竟然在意外的精神打击下,一时心中踌躇,拿不定主意。他现在正要用全力围攻开封,预料朝廷必然要用最大的力量来救开封,如今正当这个节骨眼上,忽然分兵追剿袁时中,必然要减弱围攻开封的兵力,还必然要死伤许多有用的将士,因此他不想马上动武。可是,倘若不将袁时中消灭,别人就会轻视他,还会在背后嘲笑他。现在距袁时中从杞县叛逃已经有一个白天和两个夜晚,走了很远,未必能够追上。袁时中对豫东地理很熟,纵然能够追上,也未必能够将他一战剿灭。倘若战争纠缠过久,损兵折将,牵动围攻开封大计,纵然胜利,也可能得不偿失。还有,倘若对袁时中逼得过急,他带着三万人马投降了正在豫南的了启睿或杨文岳,岂不为害更大?……
  李过到了。事情他已经知道,所以他带着一脸怒容走进大帐,没有坐下便向闯王和大家问道:
  “如何决定?派谁追剿?”
  闯王没有做声,别人也不做声。高一功示意让他在一只小马扎上坐下。
  李过不肯坐下,看一眼宋献策和牛金星,接着说:“当日袁时中刚投降就请求结亲,我就觉着有鬼,不可相信,免得吃了后悔药。幸而我一功舅说了一句,不能将兰芝许配给他。结果由军师们出主意,将张鼐和慧梅的姻缘拆散,将慧梅作为闯王的养女嫁给姓袁的。将慧梅作为闯王养女,我一百个赞成。这姑娘是在我的眼皮下长大的,自幼儿聪明伶俐,有忠有义,也练出一身武艺,在我二婶的身边出生人死,几次立了大功。硬把她嫁给那个从野地飞来的姓袁的,下场如何?如今还活在人间么?”他想着慧梅如不是已经被杀,便很快就会被杀,不禁恨恨地叹了口气。随即坐下,接着说道:“我当时就不同意这桩婚事,摇旗和汉举们也不同意,可是等大家知道时,木已成舟啦,生米已经做成熟饭啦。我只能暗地里顿顿脚,希望姓袁的有点良心。如今事已至此,光想着后悔药难吃没有用,要赶快派兵追赶,杀他个片甲不留。派谁去,商定了么?”
  宋献策和牛金星一直担心高夫人会说出来对他们抱怨和责备的话,不断地偷偷打量高夫人的沉重脸色。他们没料到由李过开了腔,用这样从来没有用过的神色和口气对待他们,使他们只有惭愧,除掉苦笑外无言以对,神情十分尴尬。
  闯王低着头没有做声。尽管他不满意李过责备牛、宋的话说得太直,但是他自己也心中悔恨,不能责备侄儿直言。他怕高夫人也忍不住对牛、宋说出来不好听的话,两次望她。高夫人懂得闯王的眼色,所以她不曾在侄儿对牛、来说过抱怨话以后接着说一句话,只是深深地叹一口气,用袖头揩去了为慧梅涌出的两行热泪。
  曹操在心中看笑话,却不得不说道:“已经过去的事不用再提啦,如今只赶快决定如何处置吧。兵贵神速,再不派兵追赶,小袁营就逃进颖州地界,向南投降了启睿,向东投降朱大典,都很容易。大元帅,倘若你认为围攻开封要紧,别的人马分不出来,命我的曹营人马去追剿如何?”
  李自成回答说:“家鸡打得堂前转,野雉不打一翅飞。野雉是活的,飞就让它飞吧。”
  大家听了李自成的话都觉突然,摸不准到底是什么用意。有人暗想:这样任袁时中逃走不管,未免太宽大了。
  刘宗敏平时往往容易暴怒,令人生畏,但现在他一直冷静地想问题。他在心中抱怨牛、宋当日不该劝说闯王将慧梅许配袁时中,但是他想着闯王待牛金星以宾师之礼,拜宋献策为军师,不能因他们一时虑事有误而多加责备,使他们面子上下不了台,引起文武不和。他也明白闯王既恨袁时中的叛逃,又担心对袁时中逼得紧了会促使他投降官军,另外又担心慧梅会被袁时中杀害。趁着大家在沉默中,他抬起头来望着自成问:
  “大元帅,这件小事交给我处置可以么?”
  自成问:“你如何处置?”
  “我想,既不能不派兵追杀一阵,也不必逼得过紧,免得他投降官军过早。也不要使他对慧梅下毒手。目前能够按这样想法处置,方算妥当。”
  罗汝才不禁心中一惊,点头赞叹:“虑得细,虑得是!捷轩不愧是大将之才,忙中不乱。”
  自成说:“捷轩,你将你的办法全说出来,让大家商议一下。”
  宗敏说:“请补之辛苦一趟,去追赶小袁营。先礼后兵,劝说袁时中赶快回头,做错的事决不追究。我估量袁时中一定不听劝告,大概免不掉会厮杀起来。补之可以杀败小袁营,但不一定会捉到袁时中,也不能……”
  李过插言:“既然动兵,就得尽我的力量捉到他或杀死他,不留后患。”
  宗敏接着说:“补之,你听我说。我们目前作战的着眼点是在开封,既要四面围困开封,还要准备杀败各路援兵,不应当分散兵力。小袁营有三万人马,要将它包围消灭,少说也得五万人马,还得拖长时日,穷追不放。在目前这样分兵作战,我们不干。我们不能让袁时中这小子拖住一条胳膊。”
  李过问:“你给我多少人马?”
  “我打算给你……顶多一万五千人马,一半骑兵,一半步兵。更多的人马没有。”
  李过沉吟说:“只给这一点人马,我只能追上他,狠狠给他一下教训,不一定能够消灭他,捉到他。”
  宗敏点头说:“对,对,正是这个意思。倘若追上他,你只需狠狠教训他一顿,使他损兵折将,知道疼痛,大伤元气,但还要适可而止,不逼他过早地投降官军。你还得使他认为对慧梅不下毒手,于他有很大好处。”
  李过微微一笑,说:“我完全明白了你的意思。你给我出的是一道难题,这文章要做好很不容易。”
  刘宗敏转向李自成,问道:“大元帅,你看,这篇小文章就这么做法,不必小题大作,行么?”
  自成点点头,然后向大家问:“你们各位有何意见?”
  罗汝才首先称赞说:“高明,高明。我根本没想到这个题目的文章应该这么做,果然是捷轩虑得周到!”
  牛金星说:“追上小袁营之后,可以宣示大元帅德意,凡将士愿倒戈回老府的一律免究,另有重赏。补之将军出发时要多带银子,以备阵前赏赐。如此恩威并施,有劝有惩,小袁营多数胁从之众,不难瓦解。”
  宋献策接着说:“还要带去大元帅手谕一道,劝谕袁时中勿信谗言,妄生猜疑,致令亲者痛,仇者快。望他翻然悔悟,速偕慧梅来归,将待他恩情如初,一切错误不提。”
  高一功说:“慧梅在我们老八队中是有功之人,况且已经是闯王养女,不能不救她回来。按她的性子说,当她一旦明白了袁时中背叛闯王,她必不善罢甘休。补之带兵前去,一定要查明问清,慧梅到底死了没有。倘若她还没死,那陪嫁的四百多男女亲军是不是还在她的身边。补之,你这次去,倘若能救慧梅回来,当然是最好不过;如不能救她回来,要设法使袁时中不敢杀她。”
  李过说:“高舅说的是,我的骑兵如果能冲进袁时中的驻地,自然要将她救出,接她回来。不过,听说她已有喜了,谁知她如今变心了没有?”
  高夫人想起慧梅出嫁的情形,实在又痛苦又恼恨,正想找题目,立刻对侄儿愤愤地说:“补之,你刚才还说慧梅也是在你的眼皮下长大的,为什么忽然又说这话?慧梅决不会背叛闯王。你看吧,她会死在袁时中的手中!”
  闯王不希望她对宋献策等说出气话,劝说道:“我们正在商议办法,你不用担心嘛。”
  高夫人说:“不管用什么办法,以保住慧梅的性命要紧。如今她的身边只有四百多男女亲军,虽说都是挑选的好样的,对慧梅也忠心耿耿,可是毕竟是在袁时中大军挟制之下,袁时中要杀害慧梅,他们也会全部死去,决不止慧梅一个被害。”高夫人越说越激动,突然转向宋献策,“军师啊,这亲事是你们怂恿成的,你们要救慧梅的命,将她和那四百多人马还给我。还有慧剑,你们是认识的,她哥哥是黑虎星,在开封城下中炮受伤而亡。两三年前在商洛山中时候,他将妹妹托付给我,说:‘婶娘,我只有这一个妹妹,今后全靠你老人家照料她。她岁数还小,虽然有一身武艺,可是不懂事。’倘若这个黑妞也随着慧梅死在小袁营,你们这些做军师、出主意的,怎么对得起地下的黑虎星啊?”
  这一段话说得宋献策脸上热辣辣的。牛金星也觉得十分难堪,只得勉强说道:“请夫人放心,必有妥善办法,将慧梅姑娘救回。”
  高夫人眼圈一红,说:“纵然能够将她救回,可是姑娘已经嫁了人。杀了她丈夫,留下她守寡一辈子。她今年虚岁才二十一岁,叫她以后如何活下去啊。都是你们当日出的好主意!”说毕,愤愤地起身便走,一面走一面流着眼泪。牛金星和宋献策赶快站起来送行,但是她头也不回,没有同他们打个招呼。
  李自成向他的侄儿问道:“你什么时候动身?”
  李过说:“马上准备停当,五更动身。”
  李自成望望李岩:“林泉还有什么高见?”
  李岩说:“我想,袁时中不得已时必投朝廷。朱大典远在凤阳,中间有黄得功的人马隔着,他往东去投朱大典不容易。丁启睿如今驻军在汝宁一带,他去投了启睿比较容易。补之在追赶小袁营时,可派出一支轻骑,驰至陈州与商水之间,虚张声势,拦住他南去之路。另外,以夫人名义给慧梅姑娘书信一封,先叙思念之情,知其仍在人间,心中稍慰。然后嘱其劝说袁时中不要上他人之当,赶快悬崖勒马,回来叩见元帅请罪,保其平安无事,恩宠不减。纵然自生猜疑,暂时不肯回来,闯王因有汝在,已嘱汝补之大哥不要穷追,留个转圜地步。只要汝在,时中不降朝廷,一切好说,纵然时中一二年内不回来也不要紧。倘若汝不幸遭毒手而死或时中投降朝廷,二者有一,则从此与时中恩断义绝,势成不共戴天,等等。将这些话写进书子。阵上捉到敌兵,多给银子,收买他将书子送给慧梅。这书子必会被袁时中看见,让他在心中琢磨出得失利害。”
  大家都点头赞成。闯王命牛金星替他写一道给袁时中的劝谕,李岩替高夫人写一封给慧梅的书信。会议就到此结束了。
  离开杞县的第二天,慧梅已经看出来袁时中和小袁营的行踪可疑,又经邵时信将各种情况告了她,她断定袁时中已经背叛了闯王,她受了欺骗和裹胁。她当时不愿再走,派人将时中请来问话。可是袁时中早有准备,在行军时将她的四百多名男女亲军,前后左右围得水泄不通,挟制他们一定要跟着大军一起走。慧梅忿怒地说:
  “今天不是你死,便是我死。你死,不是我要杀你,而是闯王要派人马来处置你。我死,是因为你要杀我;你不杀我,我不会跟着你背叛闯王。”
  袁时中苦苦劝她一起走,什么出嫁从夫啦,又是什么年轻夫妇要和睦啦,说了一大通。可是慧梅板着脸,让手下的四百多名亲军摆好了拼命的架势,坚决不走。在一瞬间,袁时中曾经想杀掉她。但稍一转念,仍觉不忍,毕竟他还是很喜欢慧梅的,特别是他知道慧梅已经怀孕了,而他又是很想孩子的,所以他决定无论如何不发脾气。他又对慧梅说:
  “不管你多么不听我的话,我是不忍心杀你的。我知道你怀了孕,这是我的骨血,说不定还是个男孩。你想死,我偏不让你死。你手下的男女亲军,只要他们不先动手,我决不会动他们一根毫毛。我只是劝你跟我一起走;不走,我们都要被害。我本来并不想离开闯王,可是闯王听信了周围人的闲言,对我很不放心,听说就要动手杀我,我没有办法,才带着人马逃走。这只是暂时离开,等闯王将来明白我对他忠心耿耿,我自然还会回到他的大旗下边,替他尽忠效力。”
  慧梅流泪说:“你若肯回到闯王麾下,我愿意百依百顺,服侍你到老。我既然已经嫁给你,不会不把你当丈夫看待。可是你要是背叛闯王,投降官军,要我跟你走,就休想。夫人每次问我,我都为你挣面子,说你忠心耿耿保闯王打天下,可是你现在却叛变了,你说我活着还有什么脸去见夫人,还有什么脸去见闯营的将士?”
  两个人又争了半天。不管袁时中怎么劝,慧梅总是不走;而不管慧梅怎么哭闹,袁时中也总是不发脾气。可是时间一长,袁时中手下的人逐渐耐不住了,他们吹胡子瞪眼睛,怂恿袁时中采取强迫手段。袁时中不得已,只好向慧梅说:
  “你既然已经嫁给我,生是我袁家的人,死是我袁家的鬼。夫为妻纲,天经地义。你今天走也得走,不走也得走,哪有做妻子的能不听丈夫的话?”
  慧梅一听,更气起来,说:“你既然投顺了闯王,就应当生是闯王旗下的人,死是闯王旗下的鬼,怎么还能背叛闯王?背叛闯王就是不忠不义。我宁死也不能跟你这不忠不义的人一起走。”
  夫妻两个正在争吵,袁时中的第二房妾金氏走了出来。自从慧梅“过门”以来,她看见袁时中同慧梅感情很好,虽然心里吃醋,但因为有几分害怕慧梅,所以不敢当面胡闹,只是有时在背后同袁时中耍赖而已。今天看见袁时中同慧梅争吵,快要动武,而小袁营的将士将“小闯营”包围得水泄不通,她忽然胆壮起来,指着慧梅的鼻子说:
  “你不要以为自己真是闯王的小姐,实际你也是他家的丫头。只是为着跟我们袁将军结婚,才把你收为养女。你呀,你并不比我的出身高贵多少!虽然你是正室我是妾,可我比你早来了两年。你也不要因为怀了孕就神气起来,是男是女还说不定,能不能平安生下来也说不定。生孩子有什么稀罕?要不是天天行军,我自己早就给我们袁家生了孩子了。”她又骂了几句难听的话,忽然回过头来对袁时中说:“你的太太已经变心了,说不定将来什么时候你会在她的手中送命,不如趁早休了她!”
  慧梅没有料到半路会杀出这么个泼妇来,最初简直有点发愣,可是越听越气,听到这里终于再也忍耐不住,猛地拔出宝剑,抢前一步,厉声叫道:
  “我宰了你!”
  金氏赶紧躲到袁时中的背后,越发大哭大闹起来。慧梅几次抢过去杀她,都被袁时中拦住。慧梅没有办法,只好向左右亲兵说:
  “你们还不把这个泼妇赶走?”
  一句话刚说出来,慧剑已经跑了过去,要拉金氏。袁时中恼火了,说:
  “你敢打她?她虽是妾,到底是你的主人!”
  慧剑说:“姑爷,她在你家里是主人,在我们闯王将士面前就算不得一个主人。你不要偏心袒护她,这里有我们的军规:军中不准胡闹!”
  袁时中气得要打慧剑耳刮子,慧剑用力格开,毫不示弱。袁时中猛然想起,自己不便对这班女兵动手,便恨恨地叹了口气,不再去管。
  慧剑走过去,把那泼妇一推,推出五尺多远,跌在地上。金氏索性在众人面前撒泼,又是哭,又是叫,又是打滚,说她好歹是半个主人,如今受奴才欺负,要袁时中替她做主,不然要碰死在大家面前。慧剑气得眼睛通红,不管袁时中如何顿脚生气,大踏步走过去,伸开五指抓住金氏的背后领口,轻轻一提,将她从地上提了起来,摔出六七尺外,跌在地上,喝道:“你再闹,我就宰了你!你既不是我的半个主人,我也不是奴才。这里只有军法,没有别的!”
  袁时中气得咬牙切齿,把脚一跺,对慧梅说道:“你要是执迷不悟,将来可不要怨恨我!”说罢,回身走了。
  立刻,在慧梅和她的“小闯营”周围,又增加了袁时中的几百名精兵。慧梅的人马被围得更紧了。邵时信和吕二嫂感到这样僵持下去不行,悄悄商量一下,便劝慧梅说:
  “不要吃眼前亏,我们还是随他走一段再说。如果能找机会逃回夫人身边,当然很好。如果能等待时机,劝得姑爷回心转意,那就更好。”
  慧梅想了一阵,觉得他们说的话也有道理,目前实在没有更好的办法。她走回帐中,气得哭了一阵,又同邵时信商量一阵,然后叫邵时信去见袁时中,答应随小袁营往颖州一带去,但提出三个条件:第一,要尊重慧梅夫人的身份,任何人不得在她的驻地胡闹,不得欺侮她陪嫁来的男女将士。第二,对她陪嫁来的男女将士粮草不能短缺,各项供给从丰。第三,袁时中虽然已经背叛了闯王,但往后不应把事情做绝,要留下重回到闯王麾下的余地。
  听了以上三条,袁时中认为慧梅已经有一半回心转意,喜出望外,满口答应。这事刚刚告一段落,袁时中忽得细作禀报,说花县一带百姓风传李闯王即将派大军追赶前来。他不禁心中惊疑,下令全营赶快收拾启程。
  从此以后,慧梅和她的四百多亲军总是被袁时中的精兵紧紧地包围着,无法自由行动。不管行军到了什么地方暂驻,也总是如临大敌。他们不敢轻易离开自己的驻地,袁时中也不敢随便走到慧梅的帐中去。慧梅和她的四百多男女将士日夜盼望闯王的追兵来到。
  为着处理袁时中叛逃的事,李自成不得不抽调一部分精兵交李过前去追剿。李过刚刚动身,李自成忽接到紧急探报,知道了启睿、杨文岳、左良玉三支人马奉旨在汝宁附近会师,正在日夜筹措粮草,不日北上,来救开封。看来小袁营的叛变尚未处置就绪,开封周围的大战又在密云欲雨了。他不能不停留在朱仙镇附近召集众将会议,重新部署军事。到了五月二日,他和曹操才将两个老营移驻开封城西的阎李寨,又称阎家寨。他的老营扎在寨内的一家地主的宅子里。曹操的扎在寨外,相距三四里。第二天,即五月三日,闯、曹大军将开封合围了。
  麦子已经熟了。义军并不攻城,只抢割城外麦子。城内也派出军民,抢割麦子。义军在大堤外抢割,城中军民在大堤内抢割。在大堤内外偶尔也发生零星战斗,但双方都以抢割麦子为主;有时相距很近,互不理会。
  一连十天,义军分出来数万大军全力抢割麦子。将麦捆子运到各个驻地,有人专管打场。打好的麦子,一部分运往阎李寨,一部分各营留用。这种热火朝天的夏忙景象从来不曾有过。即使在太平年头,收麦的季节也很热闹,但是老百姓各家分散,同数万大军一股劲从事割麦打麦的情况不能相比。
  在义军将士们抢割麦子的日子里,李自成时时在注视着左良玉等援军动静,准备着即将迫近的一次大战。当他知道援救开封的官军已经离汝宁北来的消息后,他派人火速给李过送去密谕,要他对袁时中切勿穷追,打一个胜仗后星夜回师。又传令给田见秀等将领,要他们速从郑州、荣阳和新郑一带退兵,赶回开封城外。道路哄传,援救开封的大军大概有二十多万人马,纵然只有十之五六,也不可轻视。在援军中,左良玉的人马有十万左右,比较能战,保定总督手下的总兵虎大威的一万多人马也较精锐。另外,不能不提防城中还可出动两三万兵勇同援军配合作战。尽管一年半以来,李自成在中原作战不断获得大胜,但是因为他才脱离艰苦困难阶段不久,所以对这次战争不敢有丝毫大意,总在思虑着全胜之策。
  五月十六日黄昏,他在阎李寨又召集了一次军事会议,罗汝才、吉挂、刘宗敏、宋献策、牛金星等都参加了。会开得很久,到三更以后方散,但对于作战方略还没有最后确定。所以不能最后确定,是因为现在只晓得官军人马甚多,正在往开封奔来;但不晓得官军是直抵开封城下,还是在开封附近占领一个地方,与义军作战。他们估计官军会采取后一种方案,使义军既要对付强大的援军,又要防备城内的守军,处于“腹背受敌”的不利局面。但官军究竟要占领什么地方,现在还不能判断明白,也许是在朱仙镇,也许是在开封的东面,即陈留与开封之间,也可能就在陈留,因为陈留离开封只有四十多里路。由于对官军的意图未能最后探明,因此会议决定,先做些应急的准备,把义军所有的人马都集中到开封周围,以便一有情况,可以立即出战。会后,罗汝才先走,以后刘宗敏等也各回本帐去了。
  李自成回到寝帐,正准备休息,忽然张鼐前来禀报事情。李自成顺便问了火器营的情况,嘱咐他务必把各种火器准备好,以便随时可以出去同援军作战。他一面和张鼐谈话,一面又命人把双喜叫来,要双喜把行辕的一些重要文书也都收拾好,准备随时带走。
  张鼐和双喜尚未离去,忽然李过一脚跨进门来,说道:
  “闯王,我回来了。”
  大家看见李过回来,都非常高兴。眼看大战就要爆发,李过是一员重要大将,有他在,闯王就多了一个得力帮手。
  高夫人也从里间出来,吩咐左右马上给李过拿东西吃。李过忙说:“二婶,不用拿东西。我在路上已经吃过了。”
  闯王说:“补之,正等着你回来。好,先禀报你追赶小袁营的事吧。”
  李过从朱仙镇出发之后,当日到了杞县,因知小袁营已经走远,便采取大胆决定,单率领数千轻骑日夜追赶,令步兵接站行军。到了拓城境内,袁时中果然被他追上。时已黄昏,李过的骑兵十分疲倦。他见小袁营已经占据有利地势,倚山据河扎寨,便只好隔河扎营,以待次日早晨看清地势,向敌进攻。当夜派人将闯王劝谕袁时中的书子和高夫人给慧梅的家书送到小袁营,没有回音,连下书的两名弟兄也遭到扣留。
  天明后,李过不管小袁营有三万之众,他率八千骑兵从浅处过河,先向小袁营将士宣布大元帅德意,号召重回闯王旗下有赏。小袁营将士一经接仗便纷纷溃散,有不少人倒戈回来。袁时中只剩不足一万多步兵和一千多骑兵,裹胁着慧梅的四百多名男女亲军向毫州方向逃走。李过本来要继续追赶,因接到大元帅命他火速班师的手谕,就回来了。
  大家因以前接到他派来的塘马禀报,对这次作战情况都很清楚,所以不再多问。他还想补充谈一点同小袁营接仗时的详细情况,被高夫人用手势打断,急着问道:
  “慧梅的情况你知道么?”
  “慧梅的消息我一直在打听,直到小袁营的许多将士投降过来,才得到真实消息。特别是我们在战场上捉到了袁时中的几个受伤的骑兵,消息更加清楚。他们不少人曾跟慧梅的亲军在一起驻扎,说的情况虽然不敢说都是真的,但看来也差不离。”
  “什么情况,你快说!”高夫人催问。
  “情况虽然不太好,但慧梅并没有死,袁时中不敢马上杀害她,也不愿杀害她。”
  “你给我直说吧,不管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都说出来,对我说出实话!这姑娘也算是我把她抚养大的,如今弄得她生不生,死不死,性命操在袁时中手里,你叫我怎么不挂心?快说吧,不要藏头露尾。”
  李过摇摇头,叹口气说:“这姑娘确实是好样的,对闯王忠心耿耿。”接着,他就把袁时中叛逃后,慧梅如何起初被蒙在鼓里,到睢州境才知道真情,又如何同袁时中几乎刀兵相见,慧剑几乎杀死了金姨太太……种种经过情况,都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高夫人噙满两眶热泪,又问:“以后呢?”
  李过说:“以后的情况不很清楚,只听说在拓城境内,慧梅知道追兵将到,劝袁时中投降,夫妻又大吵一架。幸有邵时信和吕二婶解劝,慧梅大哭一场,没有再吵闹下去。据我看来,目前袁时中还不敢杀害慧梅,也不愿杀害慧梅,可是以后如果他投降了官军,慧梅不答应,到那时候就要见个黑白。我还听说,慧梅现在天天哭泣,常常不吃饭,后悔自己在出嫁之前没有自尽,竟落到这步田地。”
  还有些情况,李过没有说出来。他听说,慧梅在痛苦之余,曾经骂过牛金星、宋献策,也说过抱怨闯王的话。李过不愿使大家难过,便没有多说什么。
  然而,就是他说出来的这些情形,也已经使高夫人和站在门口的慧英等一群姑娘一面听,一面落泪。张鼐低着头,感到心如刀割。尽管他用了很大的力量不让眼泪滚出,但听到后来,还是有几滴泪水不由自主地从眼角滚落下来。闯王也叹了口气,低着头在屋中走来走去,不知道说什么好。
  高夫人用抽头揩揩眼睛,说道:“王长顺早就对我说过,怕我们丢掉了一个好姑娘,却没有笼络住袁时中的心。如今果然这样,这事会叫我悔恨一辈子。看来慧梅一定活不下去。”
  李过赶紧劝慰说:“二婶不要太操心,等我们破了开封后,再想办法救慧梅回来。”
  高夫人说:“谁知道到那时候慧梅还在不在人间?”
  慧英听到这句话,忍不住发出了抽泣的声音。张鼐默默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没有向闯王告辞,低着头走了出去,不提防同匆匆进来的李双喜撞个满怀。他瞟一眼双喜的有些不平常的脸色,没有打招呼,在此刻他除慧梅的不幸之外,别的事都不关心。刚刚走下台阶,他听见从屋里传出来双喜的声音:“禀父帅,据探马禀报,明朝援救开封的大军已到了尉氏县境,看来是直奔朱仙镇。左良玉和虎大威的人马行军很快,明显地是想抢占朱仙镇。”
  闯王的声音:“啊?朱仙镇?已经到了尉氏县境?”
  双喜的声音:“是的,父帅。看来敌军明日五更就会占领朱仙镇,请父帅赶快部署迎敌。”
  闯王从椅子上一跃而起,说:“好了,这一仗就在朱仙镇打吧!你赶快命人叫宋军师、牛先生和几位大将都来,火速商量一下,火速出兵,赶在敌人来到之前先占朱仙镇!还有,叫小鼐子回来听令!”
  张鼐听得清楚,精神突然激动起来,不再想慧梅的事,也不等双喜呼唤,回转来大踏步走上台阶,几乎又同双喜撞了身子。他站在台阶上,向屋中大声说:
  “火器营首领张鼐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