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媚新贵魍魉现丑态 慊吏情明君空愤懑

分类:古典小说|作者:二月河|发布时间:2015-01-10 22:48:59|

  纪昀见阿桂脸上带着诧异神色,笑道:“你大约不知道,如今官场兴的,同年、同师、同官、同办过差使的,有一个升转了或者迁任了,甚至黜降了,大家要帮衬凑兴请客热闹一番。我进军机,是不久前的事,你也要进军机。这么大的事,他们能不来?他们和太监都有渊源,耳报神灵通着呢!”“这个‘规矩’兴起来,官场风气又是一变。”阿桂说道:“上回仝养浩去给我送兵,说起来过。我问他为什么这几个‘同’里没有说‘同乡’?他说同乡其实用处不大,因为都不许在本籍作官,家里有事不能相互照应。他们的算盘打得比钱度还精呢!”钱度道:“现在连同乡也加进去了。老家虽然用不上,任上却有关照的,有一点用处就要联络。辎铢较量比过了帐房先生!”
  “我说的呢,今晚这天气儿,狼一群狗一伙的还赶了来——真个是为功名利禄不怕枪林弹雨!”阿桂跟着笑了一阵,大家接着说正事。
  钱度经这一搅混,心里清爽许多,已知纪昀代乾隆问话,不单指金川军事,还有因材用人的意旨。已是有了主意,说话便不似阿桂那么拘谨小心,说道:“庄有恭和勒敏一样,都是状元出身。学问极好是不用说的了。他吃亏了中状元喜欢得疯迷了,逢人就说‘我是状元,天下第一人’弄成了官场口碑,因此不得点学差。但我敢说他是个实心办事、勤谨耐劳、人品不错的人。鄂善和庄有恭一处修永定河堤坝,我奉了衡臣相公钧令去看,下着瓢泼大雨,鄂善浑身泥浆,手里拿着铁锹在堤上指挥,庄有恭带着民工往堤上送沙包。我亲眼见他一个不留神从堤顶滑倒滚到堤下……和他握手,满手都是老茧。那是多文静的人,嗓子都喊哑了,脸晒得乌黑,眼熬得通红。当时我还笑着说他们‘成了两个灶王爷。灶王爷治河,也算蹊跷’!我常拿鄂善和庄有恭比较,鄂善见人没话,庄有恭见人谦恭,都一样的内秀。庄有恭吃亏在金榜题名时出了西洋景儿,又是汉人——其实要同心,哪个人没有功名热衷呢?”说罢叹息一声吃茶不语。
  鄂善,是工部侍郎;庄有恭现任礼部四夷馆堂司,兼着郎官虚衔,正四品的官。两个人在外是这样个办差法,阿桂听着也不禁悚然动容。纪昀嘿然良久,笑道:“原来还要问一问鄂善,这一听也不用再饶舌了——没什么,你们不要疑到旁的上头去。修四库全书要选几个编纂官员,皇上要我亲自考察。”又问:“你们谁认识海兰察和兆惠?”阿桂摇头,钱度却说:“我见过一面,知之不深,听说两个人爱兵,很能野战,又是好朋友。看上去兆惠老成,海兰察佻脱些,喜欢开玩笑。别的就不知道了。”
  “他们两个在金川当了逃将。”纪昀说道,“皇上已命金鉷、金辉、河南和云贵两省巡抚密地捕拿。讷亲也发了火票,要各地拿住押送回营。阿桂你恐怕要在军机处料理营务,皇上叫你随时留心他们消息。”
  阿桂忙起身答应称“是”,纪昀却扬声吩咐“驿馆的人呢?请西厢房候着的大人们过来说话!”守在外边廊下的和珅答应一声,接着便听厢屋里椅子板凳撞击乱响,人声乱嘈着出院,在渐渐濛濛的雨帘中小跑着上阶进了正房。
  顷刻之间,正堂房里变得热闹不堪。纪昀三个人早已起身笑脸相迎。只见进来的足有二十四五个人。都是袍褂半湿半干,顶戴却是甚杂,有金青石、蓝色涅玻璃顶子、水晶、白色明玻璃顶子、砗磲顶子、素金顶子、起花、镂花顶子……老的有六十多岁,小的也就十五六岁,服色淆杂、年龄参差,官位高下不等,都举着手本,比嗓门儿似的报履历,请安。纪昀看时,只认得一个翰林方志学,是找过自己求放外差的,另外三个庶吉士似乎曾陪着方志学拜过自己门,却无论如何想不起名字,阿桂认识得多些,有三个笔帖式是共过事的,一个叫胡秋隆,是中过举的,文笔词诗还看得过去,另两个一个叫高凤悟,一个叫仵达邦,还有一个笔帖式却没见过面。其余的一概都是住杂官儿,多数衣冠鲜整,也有的袍褂都褪了色,有的补丁线掉角儿,有的袍子被烟烧坏了,将就着缝了补丁。帽边儿豁口儿的,红缨子脱落的、官靴子露袜子的……什么样儿的全有。形形色色,竟是一群魑魅魍魉跑进庙里,一个个目光灼灼张皇相顾着酬酢,争着奉迎纪昀和阿桂,却把钱度冷落在一旁。
  纪昀心里雪亮,自己虽在军机,其实只管着修《四库全书》,礼部也只兼顾一下,这些人都是冲阿桂来的。便看阿桂,阿桂正看钱度,钱度却是一笑,一声不言语坐着。因见纪昀掏烟,钱度笑道:“晓岚大人要吃烟,谁有火楣子,给纪大人点着!”他话没说完,立时就有五六个人晃着了火摺子凑到纪昀脸前。纪昀按烟只抽了一口,忍不住肚皮里的笑,“扑”的一口,呛喷得烟锅里火星四溅出来。
  “诸位老兄,”纪昀咳嗽几声掩住了笑,“桂军门今日赴都,下车我们就说话,难为了大家冒着冰雹大雨来迎。这番深情实实教人感动。”阿桂笑道:“人来了,意到了,我也就心领了。大家人多,站这里说话,又献不得茶,太简慢了。明儿我还要面君,大家要是有要紧事的,留下来说一说;如果没急事,且请回府。见面的日子有着呢!”
  这都是些平日登不得台面的官员,有的是想谋学差,有的是要放外任,想补实缺的,想迁转的、想引见的,图个脸面光鲜好炫耀的、套交情为以后留地步儿的,各色各等不一。平日想见一面纪昀也是难于上青天,阿桂来京进军机,早已风传得满世界都知道了,都是商议好了的,哪里肯就这样被打发走了的?顿时一片吵叫嚷嚷声。
  “桂爷!我们是给您接风的,无论如何得赏个脸!”
  “晓岚,我专门打听你了,明儿也不当值军机。我们久不见面了,趁着给佳木接风,说说话儿不成么?”
  “我们虽然官小,比那些大佬们有情分……”
  “阿桂,贫贱之交不可忘!忘了那年你去九叔那打秋风,还是我陪你在东厨房吃冷饭的!”
  “我叫冯清标,我叫冯清标!记得关帝庙大廊房我们赌输了钱,一道儿烤白薯充饥的事么?”
  “晓岚,你想要的那对蒙恬虎符,我给你带来了!”
  “晓岚,我带着幅唐伯虎的仕女图,你得鉴赏鉴赏……”
  “晓岚……”
  “桂爷……”
  “阿桂……”
  “纪中堂……”
  钱度听着众人乱哄哄的喧嚣,活似一群饿死鬼闹钟馗,觉得他们丢人现眼没皮脸,想想又可怜他们。笑嘻嘻冷坐一边啜茶,突然认出一个熟人,因高声叫道:“吴清臣!你不是岳浚抚台的刑名师爷?刘康案子里我俩一处当证人,关在一间屋子里吃死人饭三个月——如今把我忘了!”
  “哎哟!这不是老衡大人么?”那个叫吴清臣的正嘈嘈着阿桂“当年在西海子边用手掰西瓜吃”的“情分”,这时才看见钱度坐在一边,喜得乐颠颠过来,又打千儿又请安,笑道:“这是我们大清的财神么!我们是难友,交情最深,和他们没法比……”钱度摇手笑道:“这我可不敢当!——你们吵吵得这门热闹的要接风,谁作东,在哪里接风,就在这里挤着,拿奉迎话充饥么?”吴清臣笑道:“就怕你们不赏脸——岂不闻待客容易请客难?——就在隔壁——马二侉子——新选的德州盐道作东,在禄庆楼设席!马二侉子——”他压低了嗓门,凑近了钱度,一股臭蒜死葱味扑鼻而来,“通州有名的大财主儿马德玉,捐了道台,放了实缺,正在兴头上,我们捉了他的大头……”钱度委实受不了他口中气息,立起身来笑谓纪昀:“恐怕今晚难逃此劫。恭敬不如从命,咱们吃这些龟孙们去!”众人立时轰然叫妙。
  纪昀和阿桂二人面面相觑,正不知该如何打发这群牛黄狗宝。听钱度这一说,觉得也只好如此,都怔怔地点了点头。和珅见状,知道没自己插手处,进屋里取了几块醒酒石捧给钱度,也不跟从,只忙活着给阿桂预备烧洗浴水,熬酸梅醒酒汤,赶蚊子,点熄香,等着主人扶醉归来。
  禄庆楼就在驿站出门一箭之地。阿桂和纪昀钱度三人身披油衣头戴斗笠,由众人撮弄架扶着,几乎脚不沾地就到了楼前。此时只是微雨霏霏,一溜三开间的门面翘角檐下吊着五盏拷栳大的红灯笼,往上仰望,三层楼盖着歇山式顶子,飘飘洒洒的雨雾在灯光映照下朦胧如雾,隐现着危楼上的突兀飞檐,插天雕瓮真有恍若天境之感。纪昀看时,门旁楹联写得十分精神:
  痴子:世界原是大戏台,毋须掬泪。
  傻瓜:戏台本来小世界,且宜佯疯。
  里边大厅支着六根朱红漆柱,摆十几张八仙桌,靠北一个戏台子,点着二十几盏聚耀灯,柱子上也悬着灯,照得厅里厅外通明彻亮。外头靠着“客满敬谢致歉”的大水牌;里头却阒无人声。纪昀这才知道马二侉子豪富,竟将这座楼包了。一边挪步进来,口中笑说:“马德玉——这个园子一晚上包银多少?”
  “也就二百来两吧,这是管家办的,我不大清楚。”马二侉子听纪昀问话,忙凑上来答道:“连赏戏子的钱,大约四百两就够了。”他是个大块头,胖得雪雁补服都绷得紧紧的。又白又宽的一张脸上嵌着两只漆黑的小眼睛,大大咧咧的,一副漫不经心的神气。纪昀阅人甚多,听他满口山西话,侉声侉气的,神情里透着灵动,却是半点也不傻,因笑道:“我两年俸禄不够你一夜挥霍。这么有钱,还出来作官?”马二侉子笑道:“老大人最是圣明!钱再多,当不得身份使。就是个乡典史,不入流的官到你家,也得当神敬,当祖宗待。不缺钱了想着人来敬,凭做甚的事不如当官。如今就是府台县令到我家,见我老爷子也一口一个‘老封翁’,这份子体面必得当官才挣得来。这就好比阔小姐开窑子,不图钱,只图个风流快活!”
  纪昀不禁哈哈大笑,说道:“官场比了妓院,这个比方有意思!”一边走,又问:“你在盐道,一年有多大的出息?”
  “两万两吧!”马二侉子舔舔嘴唇,“除了给上司冰敬、炭敬、印结银子、生日礼、红白喜事礼,还有孝敬上宪太太私房体己银子,左右各方应酬……我不刮地皮,也不收贿,应份出入,帐目拉平,平安作官叔爷们就高兴,另外还给我补贴。”
  还有这样作官的!纪昀心中不禁纳罕,倒真的对马二侉子有了兴趣,说道:
  “你这官当得潇洒!”
  “该得的银子我拿了,不该得的绝不去要,该花的银子不心疼——当官的不潇洒,是因为他们十成力有九成用在了斗心眼,在小路上挤扛的过,我只图平安,当然快活。”
  “差使——你总得办差使吧!”
  “中堂啊!如今的‘差使’十个人的一个人就办了,一个差使一百个人争。我不争,还落了多少个好儿呢!”
  “你见了上司,总要递手本,请安下跪打千儿陪笑说话凑趣儿的吧?”
  马二侉子也是一笑,说道:“那是当然,礼上应该。不过下头官儿见了我,也是这一套。我这位分上下一算,能拉拉平,多少还有点余头儿——要做到您这门大官,这上头就饶多了!”说着话,早已进了楼下园子里戏台下。马二侉子看了看,台下不远不近摆了五张桌子,中间一席已有两个翰林,方志学在首席之侧,那个带着“蒙恬虎符”的翰林,纪昀也想起来叫贾浩军,毕恭毕敬地站在方志学对面,一副诚惶诚恐的样子。纪昀见菜肴上席摆得满桌都是,众人都眼巴巴看着自己,遂一把拉马德玉到主席位上,又向阿桂钱度哈腰一让,笑着大声道:“今天来了各路诸侯,专为阿桂军门接风。我和钱度只沾光儿相陪。席面这么丰盛,大家难得一聚,都要尽兴。不过我们刚吃过,交情应份相陪,聊勉主人之意就是了。”
  “诸位!”马二侉子举杯笑道:“我马德玉最敬重英雄。本来和几位大人名位相差很远,巴结了方大人讨个面子,瞻仰这个这个阿桂军门的这个这个……嗯,尊范!想不到一下子见了三位朝廷……啊,石头柱子!乘着这个兴头,想着也是六生有幸,咱们吃酒乐一乐子,能唱曲儿的就唱,能念诗的就念,能行酒令或说笑话儿的也成。咱们都是闲人,不要勉强大人们用酒——我说到头里,这钱是我家干净钱,请客是我情愿,也没有求大佬官给我升官办事的心,只图个体面欢喜。谁要背地嚼舌头,我马二侉子——与汝偕亡!”说罢先饮一杯。
  众人没听到他说完,已是笑倒了一片,阿桂和钱度陪饮着,笑得气喘手颤。纪昀却因方才一席话,觉得这位马二侉子皮里阳秋,是个世故极深的人,只微笑着干了,说道:“我只饮一杯,陪着乐子。”马二侉子嘻嘻笑着,双手一拍,戏台两边十二名女伶,六名执着笙笛萧琵琶等乐器,六名戏子水袖长摆长裙曳地,手挥目送,载舞载歌逶迤而出,唱道:
  莽莽乾坤岁又阑,萧萧白发老江干。
  布金地暖回春易,列戟门墙再拜难。
  庚信生涯最萧瑟,孟郊诗骨剧清寒。
  自嫌七字香无力,封上梅花阁下看。
  ……
  台上歌舞盈盈袅袅,台下却是觥筹交错笑语声欢。阿桂一杯不敢多饮,只陪着略呷一口酒,拣着清淡的菜夹一口。钱度因明日无事,却是举杯即干,几杯过后己是醺醺然。台上那十二名伶童文官、藕官、艾官、葵官、豆官、芳官、玉官、龄官、蕊官、药官、宝官、前官都可在十五六岁,只藕官、芳官、玉官三个是女孩子,秀发长曳,明眸皓齿,其余男伶也都粉妆玉琢面目姣好,一待乐止便下台来,引长袖舒纤手纷纷给客人斟酒。
  钱度见吴清臣醺醺的,手里扯着个娈童过来敬酒,素知他是个有断袖痹的,只是一笑。吴清臣手搭着那小厮俏肩,嗲声嗲气说道:“来,豆官,给几位大人敬酒!”说着便凑到豆官腮边要做嘴儿。那豆官佯羞诈臊一指头顶开了他,笑道:“爷还是一边凉快凉快去,您嘴里的气息儿叫人受不得呢!”因用手帕子托着酒送到钱度口边,娇声道:“钱爷钱爷……纪大人桂大人不能用酒。您今个儿可得放开量,代两位老爷多饮几杯……”钱度见他体态窈窕,风情万种,真比女人还女人,阵阵幽香扑来,他又被了酒,也是心中一荡,就着连饮三杯,说道:“好美酒!”
  “花不迷人人自迷。”阿桂看着满庭粉白黛绿罗襦绣裙,煌煌烛下尽是“男女人”搔首弄姿,由不得一阵恶心,见纪昀视若不见啜茶浅饮,因笑道:“想不到你我今晚被撮弄到这里看景致!”“你说的是。”纪昀微笑道:“我这是第三次了。既然到了梁孝王的兔儿园,就看兔子好了!”
  钱度笑道:“既然说兔子,我说个案例。河南内黄县令高少甫接了个案子,是个秀才住店,被同屋里福建商客鸡奸,半夜里闹起来揪到县衙里。原被告比长画短说个不休,无奈高少甫不懂‘鸡奸’是什么意思。秀才说‘断袖’,又说‘分桃’,高少甫越听越糊涂。问‘到底是怎么回事?”秀才啜嚅半日,又说‘他将男作女!’高少甫不禁大怒,响木‘啪’地一拍,大喝一声‘江南下雨与我河南什么相干?都给我滚!’”一席话说完,顿时满座哗然而笑。满园子翎顶辉煌簪缨官员,笑语喧天,有划拳拇战的,有调笑戏子的,有提耳罚酒的,有一等穷官儿一声不言语饕餐大吃大嚼的,红男绿女穿梭其间,媚笑奉迎撒娇劝酒,活似开了妓院道场,一众作风流法事。
  纪昀见这群人如此龌龊不堪,知道再坐下去,必定招来御史弹劾,见阿桂也是笑中带着愠怒,小声道:“沉住气。这里头也有开罪不得的人。”阿桂咬牙小声道:“我日他奶奶的们!这哪里是官?分明是群不要脸嫖客!”纪昀拉拉阿桂衣襟,自站起身来,举杯似笑不笑说道:“虽说都是同年同学同寅好友,大家毕竟都是有身分的人,仔细失了官体不好看相——戏子们统都回台上去,拣着雅点的——就比如方才的曲子低唱浅歌,大家行令猜谜儿作诗,这才是高雅情趣。如今治世繁华圣道昌明,百官应作移风易俗表率。大家尽自乐子,只不要出格儿,就是抬爱兄弟了。”
  阿桂见纪昀几句话不轻不重,既温馨又带着骨头,立时打发得人们安静了许多,他自知自己极有可能进军机大臣,心里佩服又要学这宰相器宇,因见气氛渐渐凝重,便调侃着笑道:“我们就照纪中堂的办,高乐一阵子尽欢而散——咱们这桌对戏名。嗯……前头说那一折子的名儿,对仗要工整,后头要带上戏名,也就不必求全责备了。”他笑着浅呷一口酒,“我先说个榜样儿。‘惊魂——《风节误》,对‘啼痴——《八义记》’惊魂哧痴要对上。对不上的,罚作诗一首,或说笑话,喝酒唱曲儿都成。这样可好?”略一沉吟,起首道:
  盗甲——雁翎甲!
  旁边一个笔帖式不假思索,应声对出:
  共丁——桃花扇。
  又起对道:“访素——红叶记!”旁边却是方志学,仰脸想了想,对道:
  拷红——西厢记!
  又出对:
  扶头——绣襦记。
  下一个却轮到阿桂,他在外带兵,已几年不进戏园子,这种联对看似容易,其实要一折一折循各戏名想下去,一时哪里寻思得来?怔了半日,忽然双手一拍,笑道:“有了!——切脚——是《翡翠园》里的一出!”又出对道:“开眼——荆钗记!晓岚公,瞧你的了!”
  纪昀顿时愣住,他的诗、文、书都是最上乘的,记闻考古钩沉揖玄也是天下无敌,唯独是看戏极少,正品味“扶头——切脚”这一对工整诙谐,不防阿桂出了个“开眼”给自己对,只皱了眉头搜索枯肠,心里却甚是茫然。恰邻桌的翰林萧应安挟着一卷轴画过来敬酒,口说“请晓岚公品评真伪”装作俯身,在纪昀耳边叽弄了几个字,纪昀高兴得一拍桌子,叫道:“妙极!‘开眼’可对‘拔眉’——可不是《鸾钗记》里的?”
  “这个不能算!”阿桂笑道,“——这是舞弊传带的,要罚酒——”他叫不出萧应安的名字,只说“——连你这位老兄,也要罚!”萧应安毫不犹豫端起杯子一饮而尽,皱着眉撮着嘴又端一杯喝干了,大着舌头说道:“连,连晓岚相公的罚酒我也领了,这总成吧?”
  众人立时起哄,都说:“不成不成!各人是各人的帐,纪公不能吃酒,罚他作诗!”恰那位带“蒙恬虎符”的贾治军也过来敬酒,凑趣儿笑道“萧应安能酒会诗,是头号风流翰林。不要饶他!”钱度和阿桂便都起身,嚷嚷道:“贾治军说的是!我们一个也不要饶……”此刻台上笙歌低回,台下官员串席敬酒:哄然叫闹,真个热闹非凡。萧应安尴尬着笑道:“当着晓岚公、桂军门和钱大人,我的诗怎么拿得出?唉,众意难违,我只好信口胡诌了……”因摇头攒眉吟道:
  吾人从事于诗途,岂可苟焉而已乎?
  然而正未易言也,学者其知所勉夫!
  “好!”众人齐声喝彩,大发一笑,阿桂、贾治军、方志学、吴清臣、马二侉子,还有赶来凑热闹的许达邦,无不控背躬腰,笑得喘不过气来。钱度见纪昀笑得浑身乱颤,喘着笑道:“该你的了!必定更好!”纪昀笑道:“我哪里作得出更好的‘诗’?听人说军机处有红章京黑章京之说。我是做章京出来的,就以这个为题自嘲,讨个欢喜吧!”因念道:
  流水是车马是龙,主人如虎仆如狐。
  昂然直到军机处,笑问中堂到也无?
  阿桂笑问:“这是‘红章京’了,那‘黑章京’呢?”纪昀咏道:
  蔑篓作车驴作马,主人如鼠仆如猪。
  悄然溜到军机处,低问中堂到也无?
  马二侉子此刻酒酣兴放,已忘却形骸,抱手呵呵大笑,以箸击盂道:“我也不会对戏名,今儿场面杂烩汤一锅,不免也打油一首凑趣儿!”因亢声道:
  君不见世人生就妄想心,妄想心!黄金楼台地铺银,高车怒马奴如云,娇娃娈童锁春深——吟到这里,他突然觉得失态露才,戛然止住,竟不知如何是好,众人素知他富商出身,手面阔绰好客豪爽而已,说出话来都着三不着两别字连篇,谬误百出,忽然见他咏出这好句子,也都愣住。纪昀至此已知马二侉子装傻,也不说破了,只问“这个妄想心不坏,只是哪里弄得这么多钱呢?——你似乎没有念完的……”
  “作官。”马二侉子已恢复常态,“官作得越大,离妄想心越近——中堂明鉴!”
  “作官!像作到我这地位,俸银、养廉银、冰炭敬加到一处,一年也就几千两,哪得那套富贵?”
  “那是因为您没生出妄想心。”马二侉子笑道,“真要兑现这妄想心,非刮地皮不可!——我索性就念完它——”因大声道:
  蚂蚁骨里熬脂油,臭虫身上刮漆粉,咱家官场老光棍——你若吝啬不许刮——我……我……榨断伊的脊梁筋!
  众人哗然大笑,正待评说时,和珅匆匆走来,在阿桂身边悄悄说了几句话。阿桂小声在纪昀耳旁说道,“傅六爷来了,在驿馆等着,有要紧事……”纪昀便也起身。钱度也就站起身来。
  “感谢主人厚意!”纪昀对身边的马二侉子笑道:“凭你这首诗,回头我还席,诸位——盛筵必散。我们有事,要先走一步了。没有尽兴的尽管接着乐,都不要送。”说罢略一点头抽身出席,阿桂钱度也随着辞出。因纪昀说“不要送”,阿桂和钱度又都一脸肃穆,众人都被禁住了,乱纷纷起身,有的打躬,有的作揖说着“大人们请便,中堂老爷好走……”三个人也不理会,径自出来,只东道主马二侉子跟出门来相送。
  钱度跟着二人走了几步,忽然站住了脚。傅恒叫的是阿桂和纪昀,自己一个户部侍郎巴巴地跟了去,算是怎么回事?阿桂看出他的心思,笑道:“你的轿还在驿馆里呢!六爷你们一向也过从得好,这么扔锨儿走了,反显得矫情。”纪昀也道:“见见面,看六爷的意思再说。”钱度这才又移步跟上。须臾间三人已回到驿站。
  此时大雨歇住,只是阴得很重,细得像雾一样的霰雨在驿站天井的灯影下荡来荡去,满院的水光。见傅恒背着手,立在天井当央仰脸看天,纪昀几个进门都站住了。纪昀笑道:“六爷,有点像清明看风筝呢!这个天气屋里还嫌热?”“你们回来了?”傅恒一转脸看见他们,说道:“我立等着你们呢——钱度不要走,一道儿说事——我不是取凉儿,是看这天,会不会再下雹子——”一边说,用手让着三人都进了正房。
  “金辉弹劾讷亲和张广泗的折子到了。”傅恒的语气铅一般沉重,脸色也阴沉得可怕,“我军两万五千人阵亡,只有五千兵马困守松岗……我有两条想不到:想不到讷亲如此无能,丧师辱君而且讳罪饰过;想不到莎罗奔一隅土司,竟如此凶顽难制……”
  三个人都知金川消息不妙,一听“两万五千人阵亡”,心头还是猛地往下一落,噤住了,一时都没有吱声。许久,纪昀才问道:“主上见到折子了没有?”
  “见到了。”傅恒目光忧郁,透了一口气,“这种折子是不能耽误的。皇上正在生气,一件是张廷玉亲自进宫谢罪;一件为修圆明园,御使纠劾太监卜孝婪索贿赂,户部堂官——监修西海子飞放泊的那个桂清,合伙刁难来办,私抬木价;还有方才下雹子,传钦天监,钦天监正喝醉了酒不省人事,传顺天府尹,叫查看有没有伤毁人畜房屋的,也没有影儿。一院子漆黑!……皇上恼得红头涨脸,亲诏立拿桂清,就地杖杀卜孝。我进去时,正往外抬卜孝尸身,太监宫女都吓得脸如死灰,偏偏我这时进去报丧……”
  他不胜苦涩地咽口唾液,声气中带着颤音,说道:“我自幼跟主子,见过他多少次光火发怒,却从没看到他这样的面色神情。脸色暗得发绿,瞳仁里闪着萤光,钉子似的站在地下,一声不言语,一动也不动……”
  “他的眼神教我觉得是自己犯了弥天大罪,老天!到现在想起来还是心摇手颤……”傅恒将两只手蒙住了自己的双眼,泪水已从指缝里淌了出来,头也不抬继续说道:“我怕他气晕昏过去,爬跪几步抱住他的双膝,哭着说‘主子主子,您别……别这样儿……奴才们有罪任罚任杀,您可是万金之体……讷亲不是人,锁拿进京明正典刑,奴才忝在军机料理军务,不能为君分忧,也是罪大难赦……但金川之败,早在圣鉴烛照之中,且三路大军,仅损一路,并未伤了元气……,您别生气了……奴才去,去金川,给主子把脸争回来……’他听着,眼中的泪走珠儿似的滚落下来……”傅恒仿佛不胜其寒,浑身痉挛着缩成一团,再也禁不住,竟自失声恸哭。
  三个人都惊愣了。他们和傅恒位分上虽有高下尊卑之分,平素私地交往过从却持的朋友之礼。傅恒才调高雅、徇徇儒家之风,举止向来都是从容不迫,论文论武脱帽兴谈,一副天璜贵胄气派,几时见过他如此失态形影儿?方才在禄庆楼灯红酒绿、呼卢喝雉拆烂污,一下子到这场景氛围里,也都有点惚惚如对梦寐的心景。
  外边的雨声在沉寂中渐渐大起来,被哨风斜侵了,袭在瓦片上、打在马棚上、击在窗根上,房檐瓦槽也决流如泻,这里沙沙,那里呼鸣、彼处簌簌、此处哗哗,远声近音乱成一片。大约驿站院墙老墙土泥皮剥脱,砸在泥水里“啪”地一声闷响,传进屋里,几个人心里都是一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