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3回 施神勇英雄盗双钩 畏罪法巡卒私逃难

分类:古典小说|作者:贪梦道人|发布时间:2015-01-13 19:48:17|

  话说黄天霸处治了更夫,直望石室而来。才转过两个弯子,只见对面来了一人。他一见天霸,便大声喝道:“来者何人?到此何故?”天霸正欲躲避不及,只得答道:“你是何人?快通名来。咱老爷乃黄天霸是也!特来盗窦耳墩那老儿的双钩。”
  那人一听此言,也不回话,转身就走。天霸一见,知有缘故,也就跟随下去。只见那人随弯就弯,两腿如飞,跑到一个所在。
  天霸一见,是一座高楼。又见那人推开楼门,直走进去。天霸一见此情形,此时也就跟了进去。只见那人匆匆上得楼梯,急急向一个去处。天霸也轻轻的由楼梯上去。四面一看,只见楼上东首,放着一个鼓架,架着一面大鼓。又见那人爬上鼓架,向鼓上一望,不知不觉,就一吃惊,从鼓架上跌倒下来,只听咕咚一声,把那楼板震得乱响。天霸此时便抢进一步,将那人按住。只见那人已如半死。天霸便要问他的话,见那人张着口,苦着脸,好象有件不了之事。停了一刻,只见那人喊了一声道:“双钩不见,性命休矣!”天霸听得清楚,知道这鼓内就是收藏双钩的所在,现在已被朱光祖盗去了。此时心下好不欢喜,也来不及问那人的话,掉转身出了楼门,寻找朱光祖去了。你道那人是谁?原来是窦耳墩看守双钩的头目,唤作吴用人。这吴用人因得了腹泻的病,出来上厕,忽遇见天霸。听天霸一句话,说要去盗钩,他已惊吓不小,所以赶着没命的跑回去,预备将双钩拿出来,赶紧送把窦耳墩,他便没有事了。哪知天霸一见他那种情形,早猜着八九分,所以也就急急跟他跑去,打算如朱光祖不曾盗去,他便自己去盗。哪知此钩早被朱光祖盗去了。
  自从朱光祖与天霸分头去后,他便寻到鼓楼,先将楼门轻轻的推了几下,见里面关得甚紧。他便不去推门,就飞身上了楼屋。原来这鼓楼四面楼窗以外,皆有栏杆。朱光祖在楼上望下一看,见栏杆可以搭脚,楼窗紧靠栏杆,他便轻落身躯,一只脚站立栏杆上面,一只脚盘在楼窗外短柱以上,将刀取出来,轻轻向楼窗窝槽底下,拨了两拨。打量拨开楼窗,钻身进去。
  哪知里面有铁索链住,再也拨不开来。朱光祖也不再三去拨,复又跳上楼屋,另打主意。到了楼屋之上,暗道:“我何不由此下去?”主意已定,即将楼上的瓦揭去了一半,下面露出木板;他又将刀挑木板,划开一块,摆在一旁,便轻轻的先将两只脚望下一试,觉得下面并无阻绊,又将脚缩回来。复又伏身望下一看,将下面的地方看准了,然后用了个燕子穿帘的架式,一蹿身飞入里面,脚踏实地,这才四面观看,去寻双钩。寻了一回,但见东边鼓架上,有面大鼓,周围钉了许多三棱钉,他便知道那双钩定然藏在鼓内了。此时不敢怠慢,复使出时迁盗甲的本领,先走到鼓架面前,向上细细一看,但见无一处可以立足。又向四面再看,预备主意。忽见这鼓架高耸半空,却离正梁不远,他便从此生出计来:便一蹿身,由楼窗上面,逐节爬到正梁上,复由正梁上将身子倒垂下来,两只脚挂定正梁,一手用刀戳在鼓架子上好借劲。一手便去拔那三棱钉,好容易拔了十几根下来,看看可以立足,这才将刀拔起,回转身躯,两只脚立在没有三棱钉地方,便要去取双钩。哪知却又寻不出来,原来这双钩藏在鼓内。朱光祖暗想道:“当日水浒上那个时迁前去盗甲,那副甲却藏在鼓内,难道这双钩也藏在鼓内么?咱不管他,且将这鼓皮划开看一看再说。”因取刀在手向鼓上一划,咕咚一声,鼓皮已经划破。先将刀向里一探,觉得有物。
  又将刀取出来,即在身旁取出火亮,在手内一晃,借着亮光,向鼓里看去,果见一对双钩,挂在里面。便即探手去取,哪知取不下来。又将火亮一亮,才见有细连环铁索,将双钩在那里系住。朱光祖又将刀送到里面,斩断铁索,方将双钩盗出。当即向背后插定,打算仍由楼屋上面而去。正在打算,忽听楼梯声响,朱光祖大吃一惊,便即敛声息气,侧耳细听那声音。听一刻,那声音渐渐而远,方知是楼上人下去。又听得声响,是开门出去的声音。朱光祖暗道:“难道楼上看管的人,知道咱在那里,前去送信不成?且不管他,好在咱已将钩盗出,即使有人前来,咱又何惧?就是窦耳墩老儿亲来,咱也不怕他奈何我了。”复又想道:“楼门既开,且不问他是否前去送信,咱何不从此下楼出去较为爽快呢?”主意想定,即刻带双钩下楼,去寻天霸。哪知彼此相左,天霸又跟着吴用人到了鼓楼。及至见吴用人说出那:“失去双钩,性命休矣!”他知道已被朱光祖盗去。当即下楼去寻光祖,预备一同下山。
  天霸出得楼门,仍望大寨而去,想道:“若碰见朱光祖更好,如遇不见,好在双钩他已盗去,咱也可回店,稍歇一日,明日再来与那老儿讨马。”一面走,一面打点主意,正望前进,忽见一个黑影子一闪。天霸当下便击了一声掌,送了个暗号;只听得对面也击掌相应。天霸知道是朱光祖无疑了。当下便走到面前,低低问道:“可是朱光祖老叔么?”朱光祖道:“老贤侄,咱们去吧!”黄天霸道:“那东西得了么?”朱光祖道:“得了,咱们快走吧!时候儿不早了。”天霸答应,便与朱光祖二人,仍使出那飞檐走壁的功夫,真个是人不知鬼不觉,将双钩盗出,下山去了。
  再说吴用人吓倒在地,渐渐醒来,见双钩不知去向,心中想道:“我若去送信,他必然说我不小心,性命必不可保;若不去送信,也是不好。三十六着,走为上着。不如趁此逃下山去,寻找天霸。给他送上一信,将御马在何处的所在,告诉于他,叫他前来,或取或盗。我不但无性命之虞,说不定还有好处。”主意已定,连衣服行李也不要了。只穿着随身衣服,连夜的绕转山后路,攀岩越岭,逃命下山。我且将他暂且按下。
  再说窦耳墩这夜,实在那石室内睡觉。因他近今得了一个美人,故此在那里取乐。次日一早,窦耳墩到了大寨,正要传齐各寨的头目,商量大事。忽见有几个喽兵飞跑进来,先向窦耳墩请了个安,跪下道:“启寨主爷!今有巡更喽兵李四,不知被何人背缚,口塞衣襟,抛在石室相近之地。小的今早走到那里一看,才知道是李四。现在已经带来,求大王爷示下。”窦耳墩一闻此言,已吃惊不小,因即说道:“将他带来问话。”未知何事,且看下回分解。